Sengcan.jpg

生平编辑

  禅宗三祖僧璨勒中国个佛教史当中呒沒留下来交关纪录。个是因为特后首来禪宗在唐代以後的盛放相比,伊个辰光个宗門声浪就隐僻寂静得多了。
  僧璨的出生特之逝世年份已经没人晓得哉,伊个籍贯也呒沒办法晓得或查出来,一般性大家晓得个是灯录里关于伊个讲法,是「不知何许人也。初以白衣謁二祖。既受度传法。隐于舒州皖公山。」[1]就是讲只晓得伊去拜过二祖,二祖传之伊法之后,伊就隐居勒舒州个皖公山。

   公元574年到577年,对中国佛教发展来讲,实在勿是好日脚。因为个段辰光当中,发生了中国佛教史上被叫做「三武一宗」个四趟之灭佛法难个第二趟,是由北周武帝发动,所以历史上称之为「周武法难」。从武帝降勒废佛个诏书以后,出家人被逼得还俗,到处破坏塔寺、焚毀经书佛像,结果来勒短短个几年当中,就拿北方个佛教一记头弄得一眼声音也呒沒。這能家的环境里要弘扬佛教实在勿容易,对僧璨弘法自然也有交关大个影响。《五灯会元》里厢提到僧璨讲个是:「既受度传法,隐於舒州之皖公山。属后周武帝破灭佛法,祖往來太湖县司空山,居无常处,积積十餘载,時人无能知者。」[2]再对照《历代法宝记》中,二祖慧可大師告诫僧璨的话:「汝善自保爱,吾有难,汝须避之。」就可以晓得为啥体「璨大師师亦佯狂市肆,后隐舒州司空山。遭周武帝灭佛法,隐皖公山十余年」。所以大家可以晓得,這段辰光禅宗是呒沒办法大鸣大放来弘法个,只好是密传、隐传为主。 再加上伊[3]「居无常处」、「徉狂市肆」个情况,对佛法的宣传也不利。圭峰宗密也提到得到二祖付法之后的僧璨,「或居市鄽街巷止宿,不捡处所,言語不避深浅。」 伊呒沒一只固定的寺庙可以弘法传教,像个遊方和尚一样。
   来勒僧璨大师头一趟碰着二祖个辰光,两家头有过一段含有机锋个对话。可大師问伊:「汝大風患人,見我何益?」伊个回答是:「身虽有患,患人心与和上心无別。」好像是惠可质疑僧璨,侬已经生患了麻疯病之类个惡疾,为啥还要来拜师学佛?僧璨回应伊身虽有疾,但向道之心、本具佛性本无不同,个只答复得到了惠可的认可,所以伊后首来得到法及袈裟的付嘱,成为禅宗个第三代祖师。
   僧璨大师最后以预言告诉伊个弟子伊要圆寂哉,个代表伊达到了生死自由的解脫成就。来勒《历代法宝记》里有个能家个记载:「大师食毕。告众人叹言……唯吾生死自由。一手攀会中树枝,掩然立化,亦不知年几。」另外一种是宗密个讲法:「树下立,合掌而终也」。

作品编辑

《信心铭》
至道无难,唯嫌捡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
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欲得現前,莫存顺逆。
违顺相争,是为心病。不识玄旨,徒劳念静。
圆同太虛,无欠无余,良由取捨,所以不如。
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
止动归止,止更弥动。唯滯两边。宁知一种。
一种不通,两处失功。遣有沒有,从空背空。
多言多虚,转不相应。绝言绝慮,无处不通。
归根得旨,随照失宗。须臾反照,胜却前空。
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真,唯须息见。
二见不住,慎勿追寻。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無咎。
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隨境灭,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元是一空。
一空同两,齐含万象。不见精麤,宁有偏党。
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
执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体无去住。
任性合道,逍遥绝恼。系念乖真,昏沉不好。
不好劳神,何用疏亲?欲取一乘,勿恶六尘。
六尘不惡,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
法无异法,妄自爱着。将心用心,岂非大错?
迷生寂乱,悟无好恶。一切二边,良由斟酌。
梦妄空华,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時放却。
眼若不睡,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
一如体玄,兀尔忘緣。万法齐观,归复自然。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动无动,动止无止。
两既不成,一何有尔。究竟穷极,不存轨则。
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净尽,正信调直。
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虛明自照,不劳心力。
非思量处,情识难测。真如法界,无他无自。
要急相应,唯言不二。不二皆同,无不包容。
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延促,一念万年。
无在不在,十方目前。极小同大,亡绝境界。
极大同小,不見边表。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若不如此,必不须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何处不毕。信心不二,不二信心。
言语道断,非去來今。


參考文獻编辑

  1. 《天圣广灯录》卷7:「不知何许人也。初以白衣謁二祖。既受度传法。隱于舒州皖公山。」
  2. 《五灯会元》卷1
  3. 圓觉经大疏释義钞》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