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吳語文學

(从吴语文学转戳到箇里)

吳語文學老早便已誕生萌芽,有之邪氣悠久个歷史。吳語文學包括吳歌吳語小說搭仔吳語戲曲咾啥,渠是中國方言文學當中蠻有勢力个一支。

吳歌编辑

吳歌起源交關早,顧頡剛《吳歌小史》認爲弗會比《詩經》晏。《詩經》裏向雖然嘸撥吳歌,但有人認爲“吳歌實可與詩三百並駕齊驅”。明人王世貞講:“雖俚字鄉語,不能離俗,而得古風人遺意;其辭亦有可采者。如‘月子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幾人夫婦同羅帳?幾人飄流在他州?’又‘約郎約到月上時,只見月上東方不見渠。不知奴處山低月上早?又不知郎處山高月上遲?’ 即使子建太白降爲俚談,恐亦不能過也。”吳歌多數是戀歌,像《子夜歌》、《懊依歌》咾啥,明人馮夢龍編錄个《桂枝兒》(官話作品,仿吳歌味道)搭仔《山歌》(吳語作品)也多數儕是“結識私情”之類,像《桂枝兒•牽掛》:“我好似水底色隨波遊戲,儂好似釣魚人巧弄心機。釣鉤兒放著些甜滋味,一時間吞下了,到如今吐又遲。牽掛在心頭也,放又放不下儂。” 也有反映風情民俗、訴說疾苦或勸人爲善个,像蘇州个《十二月風俗山歌》《江南百姓苦愁愁》《長工謠》咾啥到今朝還勒許流傳。

戲曲编辑

傳統个江南吳語戲曲當中,對白及唱詞包含之弗少个吳語口語个成分,如蘇州評彈便是採用以蘇州言話爲代表个吳語方言徒口講說表演个曲藝說書形式,表演中運用大量吳語生活口語,並靈活穿插之官話以達到烘托渲染个效果。

吳語小說编辑

吳語小說起於宋元,盛於晚清。清初个白話小說《豆棚閒話》第10則“虎丘山賈清客聯盟”裏向便已有成段个吳語記錄,如:

衹見那五十三格大石礓礤上跑起三兩个來,道:“可是那位官兒要尋唦白賞朋友麼?我去!我去!”和尚道:“弗要亂竄。一夥做淘走去,憑渠揀罷哉。”
我哩个生意,弗論高低,儕好同坐。得子時,就要充个豪傑;弗得時,囫圇是个臭侷。神明是弗計較个。
伍子胥弗敢勞動,到換子鄭元和,與我哩親切點罷。請問那亨打扮?

其中“唦、白賞、、做淘、哉、我哩、儕、那亨”等吳語方言詞,多數乃朝還勒拉用。

到清中期(約18世紀),傳奇開始衰微,向書齋文學轉化,彈詞卻逐步興盛起來了。出版之錢德蒼編个戲曲折子戲選集《綴白裘》(1763-1774)搭沈起鳳(1741-?)个傳奇“沈氏四種”(《報恩緣》、《才人福》、《文星榜》、《伏虎韜》),還有大量彈詞腳本。《綴白裘》搭“沈氏四種”中使用方言个段落交關,產生之新个詞語搭用法,並對晚清吳語小說个發展奠定之堅實基礎。

吳語小說當中嚜,頂頂有代表性个是張南莊化名過路人寫个《何典》。張南莊是清代乾隆、嘉慶年間个一位“高才不遇者”,《何典》是一部話本式个諷刺帶滑稽个章回體小說,渠借鬼个世界展示“活的人間相”,魯迅對渠有過相當高个評價:“作者便在死的鬼畫符和鬼打牆中,展示了活的人間相……便是信口開河的地方,也常能令人仿佛有會於心,禁不住不很爲難的苦笑。”《何典》全書用蘇南吳語夾雜官話寫成,成語、俗諺、歇後語、慣用語充斥其間。

晚清个吳語小說還有韓邦慶个《海上花列傳》、李伯元个《海天鴻雪記》、張春帆个《九尾龜》等。光緒年間成書个《海上花列傳》敘事部分基本浪用官話,人物對話基本浪用蘇白。譬如:

雙玉近前,與淑人並坐床沿。雙玉略略欠身,兩手都搭著淑人左右肩膀,教淑人把右手勾著雙玉脖項,把左手按著雙玉心窩,臉對臉問道:“倪七月裡來裡一笠園,也像故歇概樣式, 一淘坐來浪說个閒話,耐阿記得?”

胡適渠認爲箇是文學語言革新个自覺行爲,渠講:“韓君認定《石頭記》用京語是一大成功,故他也決計用蘇州話作小說,這是有意的主張,有計劃的文學革命。”“假如伲把雙玉的話都改成官話:‘伲七月裡一簽園,也像現在這樣子,坐在一塊說的話,儂記得嗎?’—— 意思固然一毫不錯,神氣卻減少得多了。”《海天鴻雪記》用个言話格局搭《海上花列傳》差弗多。《九尾龜》稍有變化,人物對話用蘇白衹限於妓女,而且妓女衹要一從良呢,對話也就弗再用蘇白哉。五四以後,國語運動興起,文學界一方面對方言文學理論進行探討,一方面繼續勒創作浪實踐,有星吳地作家个作品常莊勒用普通言話創作个同時夾用一星比較通行或富有表現力个俚言俗語,比如朱瘦菊个《歇浦潮》、張恨水个《啼笑姻緣》、秦瘦鵑个《秋海棠》咾啥儕夾用仔交關吳語詞。魯迅、茅盾、葉聖陶等著名作家个作品也拿吳語詞加進到普通話詞彙,像“癟三、尷尬、蹩腳”咾啥就是通過渠答个作品流傳全國,撥普通言話所吸收个。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官方實行“推廣普通話”政策,吳語創作迅速衰退。 進入廿一世紀以後,吳語創作像煞有重新抬頭之勢。由於網絡技術个發展,吳語文學再次得到發展。如藍鯨个短篇小說(書面語夾雜上海話)勒網向成爲熱點,點擊量動輒突破百萬次,人氣邪氣高。除脫藍鯨个短篇小說,女作家王小鷹於2009年出版發行个長篇小說《長街行》中因爲使用仔一眼吳語而引起廣泛關注[1]

參攷编辑

  • 鄭張尚芳,《吳語在文學上的影響及方言文學》
  1. 新民晚報 (2009-03-30). 小說《長街行》引入滬語引熱議 (zh-cn). 東方網. 访问日脚2010-08-16.